<i id='pgune'></i>
      <dl id='pgune'></dl>
      1. <tr id='pgune'><strong id='pgune'></strong><small id='pgune'></small><button id='pgune'></button><li id='pgune'><noscript id='pgune'><big id='pgune'></big><dt id='pgune'></dt></noscript></li></tr><ol id='pgune'><table id='pgune'><blockquote id='pgune'><tbody id='pgune'></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pgune'></u><kbd id='pgune'><kbd id='pgune'></kbd></kbd>
      2. <i id='pgune'><div id='pgune'><ins id='pgune'></ins></div></i>

        <code id='pgune'><strong id='pgune'></strong></code>
        <acronym id='pgune'><em id='pgune'></em><td id='pgune'><div id='pgune'></div></td></acronym><address id='pgune'><big id='pgune'><big id='pgune'></big><legend id='pgune'></legend></big></address>

      3. <ins id='pgune'></ins>
          <span id='pgune'></span>
          <fieldset id='pgune'></fieldset>

            走進影視世界丨聚焦:扶貧劇的現實觀照、類型融合與明星策略

            • 时间:
            • 浏览:14

            馬瘦毛長蹄子肥,兒子偷爹不算賊,大傢好,這裡是小編兼段子手。今天天氣不錯,正適合讀讀最新資訊放松一下。

            原標題:《綠水青山帶笑顏》扶貧劇的現實觀照、類型融合與明星策略

            《綠山青山帶笑顏》海報

            2020年,是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之年。3月中旬,國傢廣電總局發佈瞭《關於做好脫貧攻堅題材電視劇創作播出工作的通知》,預計會有22扶貧劇陸續播出。《綠山青山帶笑顏》作為最早一批開播的劇集,為接下來扶貧劇的創作提供瞭經驗。

            現實觀照:呼應扶貧攻堅和鄉村振興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到,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綠水青山帶笑顏》的劇名便在呼應這一理論,並讓劇情始終貫穿著扶貧攻堅和鄉村振興理念。

            劇中,國傢的政策和理念並不是一句口號,而是能從角色身上看到行動:在北京工作多年的許晗,在探望大學同學的時候,意外發現田園之美,遂毅然決然地到鄉村打造精品民宿;高薪白領杜笑語意識到職業瓶頸和鄉村的潛力,在傢人的不理解下,堅持用自己所學開發傢鄉的琉璃文化;大學生村官鄭菲背負著國傢賦予的使命,帶領村民不斷摸索致富方法,緊跟互聯網浪潮,即使遭遇來自多方的阻力,依然執著不悔。

            哲學傢盧卡契曾說過,現實主義不僅要揭示出客觀社會歷史的必然性,而且要揭示這種必然性與人本身、人的自身發展和內在豐富性的關系。《綠水青山帶笑顏》也在深入社會肌理,探討多元問題。以杜笑語、許晗為代表的新青年認為,鄉村的優質生態和傳統工藝值得深入開發,回鄉創業是時代趨勢;而以杜父為代表的老一代人則覺得,留在大城市才是成功和體面的象征。因此,兩代人之間因創業的問題僵持不下。這種人物關系的設定,深刻展示瞭鄉土價值觀的嬗變。

            與此同時,該劇中的農民形象也發生瞭變化。當代農民不再像過去那樣機械地堅守土地和依賴土地,而是開始具有主體意識和自主精神,面對互聯網技術和生態旅遊帶來的契機,石塢村村民們大膽嘗試,決心致富。

            可以說,《綠水青山帶笑顏》抓取瞭關鍵問題,全景式地呈現瞭當代鄉村生活,既有奮鬥的青年群像,又有代際間的觀念差異,也有農民形象的嬗變,足見其與時代同頻共振。

            《綠山青山帶笑顏》劇照

            類型融合:鄉村題材、愛情母題和喜劇風格

            電視劇類型是人們在電視劇欣賞與審美過程中長期形成的一種心理認同。相較於類型電影已經形成的公式化的情節、定型化的人物和圖解式的視覺影像,電視劇在類型發展上,還有待成熟。《綠水青山帶笑顏》中所展現的類型融合趨勢和對觀眾審美心理的反映尤為值得關註。

            該劇呼應瞭脫貧攻堅和振興鄉村的時代議題,有層次地呈現著鄉村。許晗創辦的民宿,與鄉村的生態文明和牧歌氣質密切相關;杜笑語堅持的琉璃制造業,讓中國傳統工藝得以借助現代化理念重生;鄭菲通過直播宣傳石塢村的山山水水,利用電商平臺銷售當地特產,揭示瞭互聯網+鄉村的發展趨勢。

            愛情母題也承擔起重要的敘事作用。劇中的杜笑語原本有許晗、秦升和沈歡歌三個愛慕者,其中,杜笑語和許晗相互幫助對方實現夢想,最終修成正果;秦升和沈歡歌則在二人感情進展中制造瞭或大或小的麻煩。愛情故事讓宏大命題富於生活氣息,但過於瑣碎的細節也不免幹擾敘事主線。

            在喜劇氛圍的營造上,許晗的插科打諢、沈歡歌的憨厚可愛、杜父的牙尖嘴利等都在讓觀眾們看到:鄉村生活不再是苦哈哈的,而是充滿樂趣。該劇也總會不經意間流露出文藝氣息,如廖老板的民宿就頗有仰望星空,腳踏實地的哲思意味。

            通過影視藝術來記錄鄉村,需要平衡其中的藝術性和記錄性內容。《綠水青山帶笑顏》的類型融合方式不乏亮點,但還存在上升空間。

            《綠山青山帶笑顏》劇照

            明星策略:尊重市場的年輕化表達

            近年來,諸多獻禮片和獻禮劇已經意識到商業化路徑的可行性,《青山綠水帶笑顏》又多走一步,在扶貧劇中啟用眾多明星,讓內容的表達更為年輕化。

            理查德戴爾在其著作《明星》中指出,從意義流通和商品生產的視角來看,明星能夠通過外在形象和塑造的角色刺激觀眾,並使觀眾產生視覺快感。進而,觀眾會從對明星的喜愛,轉為對明星塑造角色的接受和認同。

            劇中許晗的扮演者楊爍,通過《大江大河》中雷東寶的形象,初步建立瞭青年領袖的熒屏形象,這種正面形象的影響力也延續到《青山綠水帶笑顏》中。許晗雖然外表混不吝,但篤定要振興石塢村後,便一直盡心盡力,相較於楊爍昔日飾演的部分略顯油膩的角色,許晗則贏得瞭觀眾的認可。

            在父輩角色的塑造上,飾演杜笑語父親的劉流,也在打破以往的模式。劉流因為出演過《鄉村愛情》系列,對鄉村喜劇型人物的體驗較為深刻,在《青山綠水帶笑顏中》,杜父不僅整體裝扮十分接地氣,而且未完成女兒佈置任務時的窘迫、躺在村廣場時的蠻橫以及施計等到女兒時的圓滑等細節,均為角色增加瞭笑點和看點。

            參與演出的還有潘之琳、馬蘇、於洋、鞏漢林、范明、景崗山等中青年演員,依靠明星策略,將劇中的精神內涵進行瞭有效傳達。

            電視劇不僅是一種娛樂形式,更是歷史與現實的鏡像。《綠水青山帶笑顏》的現實觀照、類型融合與明星策略,讓時代命題圓滿落地,傳遞出激昂的奮鬥熱情。(作者 劉婧)

            欲要知曉更多《聚焦:扶貧劇的現實觀照、類型融合與明星策略》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娛樂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影視資訊。

            本文來源:影視 責任編輯:佚名